玖律

原创老梗题2

画面感的一些句子(?)
1.一辈子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终于在梦中过完了一生。
2.受了委屈以后总会装作打哈欠揉揉眼睛用袖子悄悄把眼泪擦干的少女。
3.和自己交谈了很久的同龄少年其实早在一年前因为父母闹离婚而跳楼身亡了。
4.摔下悬崖的那一刻,绝望的少年的身躯被数百只鸟托了起来。
5.“我不是怪物,我是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6.在海中溺水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逐渐消失,颜色由深蓝慢慢变成刺眼的白光。
7.机器人没有心,但是他们有情感。
8.中二病少女其实一点都不中二,她只是想与众不同来博人眼光。
9.一个模样干净的男孩笑着和你表白说:“我原来是憎恨这个世界的,因为你,我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
10.离家出走的花季少女躲在自己熟悉的学校门口,而周围全部都是无视她却在寻找她的人。

这个本丸的土方组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恩爱【甜向】

ooc有
私设女审神者有
…错字可能也有(表在意细节)
没问题的话请▼

前一阵子和泉守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作为近侍的堀川开心地在审神者的房间里叨叨絮絮个不停。
“主公!兼先生来了呢!”
“主公!可以把我和兼先生分配到一个房间里吗?”
“主公!我要带兼先生去熟悉本丸了!先告辞啦。”
从没见堀川这么开心过。
而审神者只是无奈地挥了挥手,一副“你开心就好”的表情。
然而和泉守兼定对堀川国广来说有多重要一回事,全本丸的刀都知道。
新选组土方岁三的两把爱刀。
据隔壁冲田组吐槽说,堀川自从来到这个据点后就一直念叨着“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都已经加入了【堀川国广日课套餐】
好像是大半夜,清光被隔壁说话声吵醒。阿不,准确来说是玄学,对,十分神奇的玄学。清光醒了以后自言自语说谁大半夜不睡觉和念经一样,于是就把睡在旁铺的安定摇醒。搬来还以为安定睡的挺熟没想到他竟然一下坐了起来吼了一声“吵死了!”把清光吓了一跳。安定的眼睛在夜空下变成了钴蓝色,仿佛一眼瞪过去就能使对方血液凝固一样,饱含着长期忍受的折磨和暗藏不住的杀气。
“从十点就寝开始一共叫了521次兼先生,烦死了。”清光愣了下,没想到安定这家伙还想通过数“兼先生”的次数来催眠自己,这种方法真是令人窒息,也是委屈他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清光试探着问道。
安定咬咬牙,丢给清光一样东西,说:“睡觉。”
清光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叹了一口气,把它塞进耳塞里,用被子蒙住头。

冲田组的房间离锻刀室特别近,第二天顶着熊猫眼的安定和清光拖着身子艰难地朝锻刀室走去。
“赌一发么?”
“也行。”
颓废的安定和清光吃力地推开锻刀室的门,却看到堀川在一把已锻好的打刀面前念叨着“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
然后将符纸放在了那把刀上。
清光翻了个白眼顺势倒在安定的肩上:“我要中毒了,这次要再不是和泉守那家伙我就把堀川推进刀解池。”
“请开始你的表演。”
堀川仿佛无视了两人的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那把刀,很快一道金光将刀化为人形。
“谢天谢地,安定,你奶死你自己了。”
“我觉得比起堀川我们更希望他来。”
“所见略同……”
“我是和泉守兼定,新选组副组长土方岁三的爱刀,不仅外形帅而且强有力,是最近流行的刀,初来请多关照。”
“兼先生!”
“哟,国广,久等了。”
“和泉守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等的心好累!”
“咦?”
“呃……你先看看堀川……”
“兼先生!”
完了,堀川激动的都快丧失语言功能了,他的词库里貌似只剩下了和泉守的名字。
“清光啊。”
“嗯?”
“我们现在回去补觉吧,困死了。”
“既然这样……[哈欠]那也没办法了。”

自从和泉守兼定来了以后,冲田组的生活也渐渐好转。
“兼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国广……茶水……”
“来了来了来了。”
“哦……谢谢……”
审神者表示自从和泉守兼定来了以后,近侍就换了。
为什么呢?
因为堀川每天都要和和泉守在一起,有和泉守的地方就有堀川。
审神者想着这些,嘟囔着:
“……世界第一兼厨……”

这世界第一兼厨的称号真不是盖的。
根据长谷部最近的观察,这两人不管是马当番还是畑当番还是手合都被分配到了一起,成天粘在一起。出征的时候如果把堀川放在队长位置,他就会觉得自己留下了孤独的兼先生(???)如果把和泉守放在队长位置堀川就会和个老妈子一样嘱咐兼先生应该怎么怎么样,一路上就没消停过。如果两个人在同一对那就麻烦了,一言不合二刀开眼,搞得在一旁的左文字一家和陆奥守没啥卵用(尤其是陆奥守)
除此之外审神者还亲自采访过他们同刀派的兄弟们。
山伏国广:咔咔咔,兄弟平时一直那样哦!而且十分有默契,手合不相上下,出征也没失误过,搭档真好啊。
山姥切国广:那家伙和那人十分亲近,兄弟挺受欢迎的,很擅长帮忙,前一阵子因为太忙稍微忽视了和泉守,他就一直在那生闷气(吃醋)
歌仙兼定:上次他们二位前来拜访,无论和泉守说什么堀川都要称赞上一句“不愧是兼先生”。
我的天哪[审神者害怕限定版]
这™难道是私生饭堀川追求著名爱抖露卡内桑的沙雕故事?
审神者一脸惊恐。貌似上次新选组出征时,堀川无意间和清光开了两次眼,背后的安定和兼先生脸都黑了,要不是长曾祢打圆场到现在两队关系都僵。
审神者有了个新的决定。

“堀川,主公叫你去下她房间。”
“好的,长谷部先生辛苦了。”

“欸,国广你要去修行了?”
“是啊,明天一早出发,兼先生,我不在的三天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点事我自己能搞定……”
“哼……”

当天晚上全本丸都看到这样的一副情景:堀川不停地在安慰某个200多岁的熊孩子,在那做思想工作。
审神者:这场景怎么那么像一期送弟弟?
一期一振:???
啥玩意儿。

第二天堀川的兄弟都去送他了,包括和泉守。
兼先生没有堀川的一天真是不高兴呢。
兼:【才没有!!!】

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歌仙总结了和泉守每日的情况,经过审神者的归纳总结差不多分为以下几条:
第一天:国广走了……想他……什么时候回来……
第二天:国广怎么还不回来QAQ
第三天:国广终于要回来了!开心。
呃其实当中少了很多细节。
比如说第一天:
“主人,我有个请求。”
“嗯?怎么了?”
“主啊你看你有这么多甲州金,可不可以……”
“买只修行召回鸽?”
“对对对。”
“可是堀川所去的时代是土方先生的所在地哦,现在把他召回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这样啊。”
审神者安慰了下和泉守。
“没事,三天很快就会过去的。”
“唔,好吧。”
再比如说第二天:
“国广怎么还不回来……”
和泉守一人躺在房间的沙发上,茶几上的水壶和盘子,空空如也。
“喂,和泉守,今天手合是咱俩哦。”
“哦……”
“打起精神来!”

手合部屋
……
今天和泉守状态不佳,感觉整个人心不在焉。
“喂,和泉守,平时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哦?刚来时那股认真劲哪去了,不要因为堀川而消沉啊。他修行回来会变得更强的,他回来要是看到你这种水平心里会怎么想呢?”
陆奥守的话让和泉守清醒了。
“既然这样的话……”
“好,训练正式开始了!”

总算有点上进了。
审神者望着手合部屋发呆思考。
这三天对他来说和三年差不多。
或者三百年更贴切。
“唔,我竟然开始期待他没堀川的第三天了。”

审神者哭笑不得。
就在第三天,和泉守提出了接任一天本丸的请求。
“什么意思?”
审神者不解。
“我是这样想的……”
五分钟后。
审神者沉思片刻,随后开口道:
“简而言之,就是你想通过我来观测堀川的行踪。”
“是。”
“我拒绝。”
“为什么?”
眼前这一个186cm的孩子沮丧地低下了头。
“你好像还挺委屈……”
“我没有!”
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审神者想到这笑出了声,心情瞬间明朗。
“那我给你个特权。”
和泉守萌生起了一丝希望。
“在堀川回来前一个小时可以掌控他的位置。”
和泉守的希望破灭了。
不过,还有一个小时。
可以一个小时前见到国广。

好——那就大干一场吧。
看这架势的确是要大干一场呢。

堀川回来前一个小时
“国广现在离开土方先生那了。”
“国广要回来了。”
“国广要回来了耶,主人。”
审神者倚在门旁,看着和泉守的神情举止。
这场面和他没来之前,一模一样啊。
“堀川,快回来吧。”
至少让和泉守体验一下……当时堀川等他的心情。

一个小时后
“兄弟,欢迎回来。”
“咔咔咔,兄弟,这次修行怎么样啊?”
“嗯!感觉自己成长了许多,变得更强了!”
“……恭喜。”
“既然回来了,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现在的实力吧!咔咔咔!”
“没问题!”
“话说回来,兼先生没和你们一起吗?”
“和泉守在主人房间……我刚路过的时候看到了。”
“啊!谢谢兄弟!那么我先去一下主人房间,先失陪了,一会见!”

“兼先生!”
“国广!欢迎回来!”
“兼先生,我不在的三天你过的好吗?照顾好自己了吗?”
“啊,这点事不用你在操心,我好歹也是个大人,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不愧是兼先生!”
审神者在角落旁笑出声。
把自己照顾的的确很好。
审神者回忆起歌仙的报告书。
第一天马当番和莺丸在外头喝茶,然后被萤丸的专属坐骑小云雀咬着后领摔进了马棚。
据说当时莺丸憋笑很痛苦,一边忍一边把和泉守拖了出来。
第二天天下太平。
第三天因为歌仙去远征了所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沙雕片段错过。
“主人,那我们先回去了。”
审神者从回忆中醒过来,含糊地嗯了一下。
今天的天气意外晴朗呢。

“兼先生,从今往后也请多指教了。”
“国广,彼此彼此。”

审神者开始期待他们两个以后的生活了。
三花打战神和三花极胁的日常。
可以说是甜到爆炸甜到升天甜到窒息了。

                                                        ————————End

一百年没有更文了
在草稿上写好的文都懒的打到手机上
我,八月前更篇土方组,有空在鲶骨日那天更篇鲶骨
[像你这种没有小粉丝的弱鸡写了东西也没人看的]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元素脑洞

含死亡黑暗元素
1.jk服+溺水
2.Lolita+触电
3.旗袍+上吊
4.魔女服+火刑
5.汉服+殴打致死
6.西装+鞭打
7.校服+跳楼
8.白衬衫+中箭
9.动物服装+枪杀
10.和服+刺杀
11.晚礼服+食物中毒
12.背带裤+绞刑
13.丝绸长裙+勒死
14.护士服+休克
15.短裙+车祸

原创老梗题


1.女汉子散下头发的那一刻在场男生全都震惊的时候
2.不良少女捡了路边的小猫温柔地说“别害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3.萌妹子撕下面具露出丑恶的嘴脸然后阴险狡诈地说“这才是我的真实面哦”
4.女学霸遭到校园暴力的时候被和自己关系不好的女学渣同学出手相救
5.平时班上最坚强的女生摆摆手擦着眼泪笑着说“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6.运动会的时候跑800米的女生突然猝死在操场上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她
7.被陷害说是考试作弊的女班长被迫退学的时候班上的男生都在欢呼
8.被强行带到厕所喝拖把水的女神绝望的表情
9.因为不小心超过三八线而被男同桌殴打的双马尾眼镜妹
10.班级拍毕业照的时候,讲台下多出来了一位不该存在的披发女生

【花丸梗】粟田口向【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下

已是深夜。
本丸里安静的不寻常。
皎洁的月光洒在藤四郎的房前。
屋里的短刀都安静地睡着。
一期一振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生怕惊醒了弟弟们。
看到了弟弟们熟睡的面庞和桌子上放着的日记,他既感动又心疼。
被等待是件痛苦的事呢。
一期悄悄地走进了弟弟们的房间,为他们整理好床铺后,把一样东西挂在桌上花瓶的一小枝樱花。
明天早上弟弟们醒来发现这个,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随后他转身离开,悄然离去。

第二天早晨。
第一个醒过来的药研,自行整理好了床铺

就在他准备叫醒其他兄弟的时候,无意间瞄了一眼桌子。
欸,这不是……
他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小心地把枝上的某个东西取了下来。
“噢,是铃铛啊,是谁的呢?”
药研将手中的铃铛翻过来——————
“这个刀纹是……一期哥?”
“一期……哥?”
睡的迷迷糊糊的平野和前田首先醒过来,问到。
“嗯,一期哥应该来了,你们看,这个铃铛。”
“!真的是一期哥啊!”
平野和前田开始叫醒其他兄弟,其他人的反应也和他们一样,揉揉惺忪的双眼,一边念叨着在哪呢在哪呢。
等到所有兄弟都意识到一期哥已经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欢呼了一声太棒了。
门口正站着一个白衣刀剑男子,望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转过头来,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丝欣慰的笑。
“一期一振吗……”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国永轻笑着看向樱花树的方向,下面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可别让弟弟们等急了呀。”

走出房间的时候,包丁还想着把包里的哪颗糖分给一期哥。
鲶尾还在思考怎样才能让一期哥愉快地听他讲马当番的趣事。
骨喰还想组织下自己的语言,讲一下大家最近的情况。
正在大家思索着如何和一期哥分享自己在这个本丸的日常时,厚突然指着一个方向说:“喂!大家快看!那不就是一期哥吗?”
樱花树下的那个人,不就是一期一振吗?
“一期哥————是你吗————?”
很快他们就听到了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因为距离的长远,显得声音变的空灵,缥缈。
“是我哦—————
【看来你们的愿望,风儿带给他了呢。】
“一期哥——————”
【若是见面,一定会有说不完的话吧】
的确是这样呢。
药研,鲶尾,骨喰随后跟了上来,他们都微笑地看着一期哥和弟弟们,没有向小孩子一样扑上去,但是他们三人很明白彼此之间的那种心情,一点也不亚于弟弟们,对一期哥的想念。
药研向前一步,对一期说:“大家都在等着你哦。”
一期望着樱花树。
“我知道,你们辛苦了。”
胁差双子相视一笑,也一起融入到了里面。
此刻远处本丸的走廊上,鸣狐看着这一切。
平时沉默寡言的他,此刻竟对身边的狐狸说:
“在一起真好。”
“是的呢,没有什么比在一起生活这种事更让人舒心的呢!是吧鸣狐!”
“嗯,很安心,也很幸福。”

从那天以后的粟田口,兄弟之间的感情更好了。
或许是一期一振的到来,或许是自我意识,或许是大家都在这个本丸里有了历练而成长了。

“等待与被等待,哪个更痛苦呢?”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大家能够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生活下去。
无需等待任何人,也无需被人等待,就已经很幸福了。
我们不必去追究问题的答案 。
我们都很喜欢彼此,关心着对方。
【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
“原下次樱花开放之时,永世不落,共赴浅梦。”
“且你我付诸一笑。”
                                                ——————End

太宰治619生贺〔提前〕

这可能不算生贺是刀子,略ooc。

太宰唯一输的一次,输了织田作,输了黑时,输了过去的自己。
“你说过,只要置身于暴力与流血的世界里,说不定就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找不到的啊”
“你应该很清楚,无论你是站在杀人的那一边还是站在救人的那一边,都不会出现什么能够超过你头脑预测的事,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存在能够填补你内心孤独的东西,你会永远彷徨在黑暗中”
“人在临死前才会明白,自己是为了救赎而活着的”
“的确......是这样呢”
————————————————————————
那一天成了我们最后的机会
彼此之间某种看不见的东西
因失去后的空白,才得知它存在过————————————————————————
有人说这生命如长河
我们渡的风波
是人世间最常见的颠簸
他不足以让我们修成正果
却足以让我们难忘难舍
这些年我们曾搂着肩高歌
曾碰过壁也碰过杯
谈过你的天高  我的海阔
曾意气风发也曾误解苛责
到如今都一并一笑而过
你往那天高 我向那海阔
——————————————————————
如果当时我能再早一点的话…………说不定你就不会…………
你根本没必要去陪这种人死……
但是,谢谢你,织田作。
多亏了你的那些话我才彻底清醒过来。也成就了我。
现在的我,是武装侦探社的一员,解决了很多事件,也遇到了不少麻烦,但是我和过去不同了。
我想你所说的,帮助弱小,成为正义的那一方,虽然会被同事们认为是添麻烦的家伙……
你永远离开港黑的那一天,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当你在我面前消失的时候,我惊醒了过来。
————————————————————
那一天我靠在你的墓碑上睡着了。

六一儿童节【自设审注意】

儿童节吗……?
虽然说是小孩子身体的付丧神,但是毕竟也几百多岁了,这种节日应该不用过吧?
这是审神者5.31号的想法。
但是事实总是与想象的不一样,就像是今天早上路过粟田口部屋的门口被藤四郎团团围住的恐惧。
发生了什么?
“主君!今天是儿童节哦!”
“主人,您有没有准备什么呢?”
“主人大人......那个......小孩子的东西.......”
“主公,是否需要庆祝一下呢?”
...............我靠
审神者的内心已经开始了无止境的吐槽
你们都几百岁了还过儿童节???
你们的主也才是个15岁的孩子啊明明是我过节日!
wdm.......自己心里没一点自我(b)意识(shu)吗
全本丸最小的明明是我啊你们好过分!
可是审神者猜到接下来可能会误入这样一种状况:
要真按年龄来说的话,186的和泉守也是儿童好不好
一起过儿童节(?)醒醒人家也200多岁了
全刀帐tm一起过得了
“.......大将,请停止你的思想,这么长时间的沉默肯定在吐槽我们吧......”
不亏是药研......这点心思......
审神者把口边的话咽了回去,强忍mmp

如果这样去问问其他短刀好了

不动直接问审神者有没有甘酒喝,在儿童节上(好的你这个就排除了,大家都知道未成年人不能饮酒)
小贞说儿童节想和小光做新的料理来庆祝一下呢。
今剑表示儿童节是什么,似乎很有趣。
小夜问审神者说儿童节如果有活动的话会不会有特色复仇活动。(审:什么驴头不对马嘴的话)
爱染他这么想的:要是儿童节能办祭典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萤丸:会不会玩各色各样的游戏啊,像国俊和国行经常玩的那种(你说的是哪种)
........还有很多很多........
不同年龄段.......好像不对,应该是不同体型(?)的付丧神都有自己不同的想法。
哎.........
等等等等停一下停一下前面是不是又把其他刀种的混进去了
不过......就算混进去了也不影响整体回答的效果......

最后审神者宣布:我要会现世过儿童节!
全体刀男:?????
审神者用慷慨激昂的语调表示自己在学校的活动丰富多彩比如传统的美食街以及担当着制作肥宅快乐水的艰巨任,随后一句“再会”便离开了本丸

??????
假的,全是假的。

………………
然而审神者并不知道在她走了以后,付丧神们举办六一祭典有多开心。

…………啊什么玩意啊…………
你们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回到自己本丸的房里已经是晚上10点
桌子上有张纸
上面是每个刀剑男士的六一祝福

呼————
祝大家六一快乐!

[花丸梗]粟田口向[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上

“我是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打造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已经不止一次梦到这样的情景了。
一期哥什么时候来呢。

万叶樱开放的时候,枝条上淡粉色的纸与樱色融为一体。
[想见一期哥哥]
[想让一期哥哥快点来]
这些纸条上的内容从未被遗忘也从未被实现过。
弟弟们一直很懂事,虽然嘴上不提一期哥,但是心里却牵挂着他。
所有人都是默默地等候着,没有一个人提过一期哥的名字。
但作为兄弟,大家都很理解彼此的心情。
平野每次给大家泡茶的时候总会多泡一杯。
前田的日记当中每一页都有他的名字。
秋田折纸的时候总会多出来一样蓝色的纸鸟。
乱在给大家编手链的时候,总会多放在桌上一串。
……
从未提起也从未忘记。
那多出来的一样东西究竟属于谁。

每天就寝的时候,鲶尾和骨喰总会在心里默默地低叹一句
[一期哥,总是不来呢]
不论是较为年长的哥哥,还是年幼的弟弟,都在盼望着一期一振的到来。
真的好想好想他。
虽然我们知道可能终生都不会相见。
但是只要在心里寄存这几分希望。
愿望也是有可能会实现的对吧?

“秋田,五虎退,你们在干什么呢?”
“啊,药研哥哥,我们在向大树许愿。”
“许愿?”
“是,是的,长谷部先生说,只要在纸上把自己的心愿写出来,装,装进护身符里,愿,愿望就会实现。”
长谷部也是一番好意,姑且接受吧。
“是这样啊,那我也来写好了。”
药研提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哦,快来吧。]

后藤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手合完毕。
“呼——真想让大将和一期哥看看呢。”
“现在还不行哦,我们必须变的更强,大将才会认同我们。”
“说来也是,信浓,一期哥会高兴的吧?”
“我想,会的。”

但是那把太刀还是没有来。

最美的樱花开在了四月。
思慕絮语纷纷飘落在了这洋溢馥郁花香的季节。
樱花开放的时候就像是睡醒了一样呢。
“真美啊。”
“现在的樱花开的十分旺盛呢。”
“嗯!非常漂亮!”
藤四郎们在树下赏花。
“宗三哥哥,我想折一支花插在花瓶里。”
“可以哦。”
“小夜,到上面来。”
江雪背起了小夜,小夜在哥哥肩上踮起脚,折下了一小枝樱花。
“小夜,很棒哦。”宗三摸了摸小夜的头。
自从左文字一家齐了后,三兄弟的感情增加了许多,脸上也会露出笑容了。
“兄弟感情真好啊。”
陆奥守边拍照边说。
……
沉默。
藤四郎们都猛地一下僵住了。
所有人都会头看了陆奥守一眼。
每个人的眸子里都有悲伤和羡慕,却没有憎恨和责备。
他们都很善良,他们也都只是孩子,他们本当被照顾着,却独立着,痛苦地等待着。
等待的时间越长,也会越来越痛苦。
虽然说思念着一个人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可是永无止境地等待真是太痛苦了。
过程很艰辛很难熬,甚至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可是藤四郎们愿意等,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里,就算是一万年。
只是为了哥哥。
只是为了等到一把叫做一期一振的刀出现。
只是想念和等待罢了。

“请风儿带去我的愿望,
将花瓣吹向远方,
虽然现在只是小小的花蕾,
如果可以开放的话,
请一定传到,
那个人所在的地方。”

如果见面,被染上樱色之前,一定会有说不完的话吧。
鸣狐全都看在眼里。
鸣狐是他们的小叔叔。
终于在那天晚上,敲响了审神者房间的门。
“鸣狐,一期一振会来吗?”
“……”
“鸣狐快看!快试试主公的加速符!”
“……”
“在下去把主公叫来!鸣狐你先回避一下!”
“……”
“我是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为了自己的弟弟,为了这个本丸,粉身碎骨都不在所惜……”
“我明白了,主殿,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锻造出一期g的鸣狐在走廊的另一头,暗暗观察着。
看到一期走向了藤四郎们的房间,鸣狐心里松了一口气。
“呐鸣狐,明天早上弟弟们醒来一定会很开心的对吧?我们也会房间睡觉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