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律

#刀男是冰淇淋?#粟田口篇十六振【下】

厚藤四郎

•很浓厚的巧克力味

•单一,但是外表和内部都有榛子果粒

•甜度适中,可可成分相对高了一点


后藤藤四郎

•有着葡萄夹心的芒果味

•那种有果冻外皮的冰淇淋

•外表看上去“坚硬”实际很好啃


信浓藤四郎

•加了少许蜂蜜的蔓越莓味

•很粘人,感觉像麦芽糖一样

•吃完后很久才会有留恋的感觉


药研藤四郎

•甜度中下的蓝莓味

•外表由可可酱包裹

•挖着吃的杯状冰淇淋


乱藤四郎

•柠檬味的雪糕

•刚开始甜,后来酸,再后来慢慢变甜

•是让人忍不住探索的欺诈型呢


鲶尾藤四郎

•浓郁的香芋味

•让人陶醉的香香的感觉

•口感丝滑,虽然是冰的但是舌尖会有余热


骨喰藤四郎

•清凉的薄荷味

•很干脆的类型,吃完并不会有余味

•闻起来会感觉清爽,吃起来很清新(?)


一期一振

•海盐味的冰沙

•甜度适中,不腻

•超级适合海边的夏日,一杯连着一杯吃


#刀男是冰淇淋?#粟田口篇十六振【上】

秋田藤四郎

•雪糯米团子

•小小只,直接含入口中

•甜甜的草莓味

博多藤四郎

•不酸的菠萝味

•内含调节菠萝甜味的凤梨汁

•长柱形冰棍

包丁藤四郎

•什锦味

•奇特的果酱口感

•小棒棒吃的盒装小冰棍

毛利藤四郎

•青苹果酸甜口味

•像果冻一样的滑滑的感觉

•不是很冰

五虎退

•有着丝滑口感的奶油味

•有芝麻点缀的小雪糕

•一口下去会冰,但不就后会软化

平野藤四郎

•甜咖啡的味道

•甜度适中,很适合含在嘴里化开

•有种吃糖的感觉

前田藤四郎

•牛奶巧克力味雪糕

•耐久型

•余味很充足

鸣狐

•香草味中混入淡淡的牛奶味

•甜度适中

•会被误解为提拉米苏的味道

关于你刀的疑问

1.今剑脚上的环为什么不会掉

2.萤丸如何拔刀

3.药研藤四郎的眼镜到底有没有度数

4.数珠丸恒次闭着眼睛是如何看清楚的

5.为什么有些刀剑男士的刘海是透明而有些却是全覆盖

6.山伏国广真剑必杀时的立绘身上的伤为什么不见了

7.烛台切光忠的眼罩能否摘下

8.秋田藤四郎为什么会有一种让人忘记的魔力(不建立在官设上)

9.为何同田贯正国的本子会这么多

10.包丁藤四郎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人妻是女性

11.大俱利伽罗在说完要独自一人的时候为什么要和其他胁差二刀开眼

12.五虎退的老虎在极化时发生了什么

13.放出家人江雪左文字去出征是否不太妥当

14.千子村正的穿着为何于他本人性格格格不入

15.浦岛虎彻的乌龟为什么从未睁开过眼睛

16.为什么五虎退的老虎不会说话但是鸣狐的狐狸却可以

17.陆奥守吉行有枪为什么不能装铳兵

18.乱藤四郎的性别为何不愿在花丸第二季第二集中彻底展现出来

19.活击刀剑乱舞的大典太光世和三日月宗近为什么会有特殊技能加成buff

20.敌方部队是由谁来指挥的,有没有敌审神者的可能

21.药研藤四郎为什么从未摘下过他的手套


原创老梗题3

画面感的句子==

1.人偶师操控的人偶其实是他的亲生弟弟

2.少女临死前对自己男朋友说“快跑……”却看到男朋友笑着和凶手击了掌

3.终于有一天汉服娘上街被别人用艳羡的眼神看着

4.狐狸挡在了兔子的面前,后来它被狼吃掉了

5.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但是每天晚上在他常驻的糖果店旁都会有个小男孩经过

6.夕阳所照耀的悬崖下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7.无论怎么样都很痛苦,不如怀着希望活下去吧

8.坐在监狱里的青年望着从小窗口旁飞过的大雁

9.我和你都是很喜欢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和我走吧

10.十字路口旁的大树枯萎了,中间站着一个长着翅膀的黑发少年


原创老梗题2

画面感的一些句子(?)
1.一辈子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终于在梦中过完了一生。
2.受了委屈以后总会装作打哈欠揉揉眼睛用袖子悄悄把眼泪擦干的少女。
3.和自己交谈了很久的同龄少年其实早在一年前因为父母闹离婚而跳楼身亡了。
4.摔下悬崖的那一刻,绝望的少年的身躯被数百只鸟托了起来。
5.“我不是怪物,我是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6.在海中溺水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逐渐消失,颜色由深蓝慢慢变成刺眼的白光。
7.机器人没有心,但是他们有情感。
8.中二病少女其实一点都不中二,她只是想与众不同来博人眼光。
9.一个模样干净的男孩笑着和你表白说:“我原来是憎恨这个世界的,因为你,我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
10.离家出走的花季少女躲在自己熟悉的学校门口,而周围全部都是无视她却在寻找她的人。

这个本丸的土方组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恩爱【甜向】

ooc有
私设女审神者有
…错字可能也有(表在意细节)
没问题的话请▼

前一阵子和泉守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作为近侍的堀川开心地在审神者的房间里叨叨絮絮个不停。
“主公!兼先生来了呢!”
“主公!可以把我和兼先生分配到一个房间里吗?”
“主公!我要带兼先生去熟悉本丸了!先告辞啦。”
从没见堀川这么开心过。
而审神者只是无奈地挥了挥手,一副“你开心就好”的表情。
然而和泉守兼定对堀川国广来说有多重要一回事,全本丸的刀都知道。
新选组土方岁三的两把爱刀。
据隔壁冲田组吐槽说,堀川自从来到这个据点后就一直念叨着“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都已经加入了【堀川国广日课套餐】
好像是大半夜,清光被隔壁说话声吵醒。阿不,准确来说是玄学,对,十分神奇的玄学。清光醒了以后自言自语说谁大半夜不睡觉和念经一样,于是就把睡在旁铺的安定摇醒。搬来还以为安定睡的挺熟没想到他竟然一下坐了起来吼了一声“吵死了!”把清光吓了一跳。安定的眼睛在夜空下变成了钴蓝色,仿佛一眼瞪过去就能使对方血液凝固一样,饱含着长期忍受的折磨和暗藏不住的杀气。
“从十点就寝开始一共叫了521次兼先生,烦死了。”清光愣了下,没想到安定这家伙还想通过数“兼先生”的次数来催眠自己,这种方法真是令人窒息,也是委屈他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清光试探着问道。
安定咬咬牙,丢给清光一样东西,说:“睡觉。”
清光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叹了一口气,把它塞进耳塞里,用被子蒙住头。

冲田组的房间离锻刀室特别近,第二天顶着熊猫眼的安定和清光拖着身子艰难地朝锻刀室走去。
“赌一发么?”
“也行。”
颓废的安定和清光吃力地推开锻刀室的门,却看到堀川在一把已锻好的打刀面前念叨着“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
然后将符纸放在了那把刀上。
清光翻了个白眼顺势倒在安定的肩上:“我要中毒了,这次要再不是和泉守那家伙我就把堀川推进刀解池。”
“请开始你的表演。”
堀川仿佛无视了两人的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那把刀,很快一道金光将刀化为人形。
“谢天谢地,清光,你奶死你自己了。”
“我觉得比起堀川我们更希望他来。”
“所见略同……”
“我是和泉守兼定,新选组副组长土方岁三的爱刀,不仅外形帅而且强有力,是最近流行的刀,初来请多关照。”
“兼先生!”
“哟,国广,久等了。”
“和泉守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等的心好累!”
“咦?”
“呃……你先看看堀川……”
“兼先生!”
完了,堀川激动的都快丧失语言功能了,他的词库里貌似只剩下了和泉守的名字。
“清光啊。”
“嗯?”
“我们现在回去补觉吧,困死了。”
“既然这样……[哈欠]那也没办法了。”

自从和泉守兼定来了以后,冲田组的生活也渐渐好转。
“兼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国广……茶水……”
“来了来了来了。”
“哦……谢谢……”
审神者表示自从和泉守兼定来了以后,近侍就换了。
为什么呢?
因为堀川每天都要和和泉守在一起,有和泉守的地方就有堀川。
审神者想着这些,嘟囔着:
“……世界第一兼厨……”

这世界第一兼厨的称号真不是盖的。
根据长谷部最近的观察,这两人不管是马当番还是畑当番还是手合都被分配到了一起,成天粘在一起。出征的时候如果把堀川放在队长位置,他就会觉得自己留下了孤独的兼先生(???)如果把和泉守放在队长位置堀川就会和个老妈子一样嘱咐兼先生应该怎么怎么样,一路上就没消停过。如果两个人在同一对那就麻烦了,一言不合二刀开眼,搞得在一旁的左文字一家和陆奥守没啥卵用(尤其是后者)
除此之外审神者还亲自采访过他们同刀派的兄弟们。
山伏国广:咔咔咔,兄弟平时一直那样哦!而且十分有默契,手合不相上下,出征也没失误过,搭档真好啊。
山姥切国广:那家伙和那人十分亲近,兄弟挺受欢迎的,很擅长帮忙,前一阵子因为太忙稍微忽视了和泉守,他就一直在那生闷气(吃醋)
歌仙兼定:上次他们二位前来拜访,无论和泉守说什么堀川都要称赞上一句“不愧是兼先生”。
我的天哪
[审神者害怕限定版]
这™难道是私生饭堀川追求著名爱抖露卡内桑的沙雕故事?
审神者一脸惊恐。
貌似上次新选组出征时,堀川无意间和清光开了两次眼,背后的安定和兼先生脸都黑了,要不是长曾祢打圆场到现在两队关系都僵。
审神者有了个新的决定。

“堀川,主公叫你去下她房间。”
“好的,长谷部先生辛苦了。”

“欸,国广你要去修行了?”
“是啊,明天一早出发,兼先生,我不在的三天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点事我自己能搞定……”
“哼……”

当天晚上全本丸都看到这样的一副情景:堀川不停地在安慰某个200多岁的熊孩子,在那做思想工作。
审神者:这场景怎么那么像一期送弟弟?
一期一振:???
啥玩意儿。

第二天堀川的兄弟都去送他了,包括和泉守。
兼先生没有堀川的一天真是不高兴呢。
兼:【才没有!!!】

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歌仙总结了和泉守每日的情况,经过审神者的归纳总结差不多分为以下几条:
第一天:国广走了……想他……什么时候回来……
第二天:国广怎么还不回来QAQ
第三天:国广终于要回来了!开心。
呃其实当中少了很多细节。
比如说第一天:
“主人,我有个请求。”
“嗯?怎么了?”
“主啊你看你有这么多甲州金,可不可以……”
“买只修行召回鸽?”
“对对对。”
“可是堀川所去的时代是土方先生的所在地哦,现在把他召回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这样啊。”
审神者安慰了下和泉守。
“没事,三天很快就会过去的。”
“唔,好吧。”
再比如说第二天:
“国广怎么还不回来……”
和泉守一人躺在房间的沙发上,茶几上的水壶和盘子,空空如也。
“喂,和泉守,今天手合是咱俩哦。”
“哦……”
“打起精神来!”

手合部屋
……
今天和泉守状态不佳,感觉整个人心不在焉。
“喂,和泉守,平时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哦?刚来时那股认真劲哪去了,不要因为堀川而消沉啊。他修行回来会变得更强的,他回来要是看到你这种水平心里会怎么想呢?”
陆奥守的话让和泉守清醒了。
“既然这样的话……”
“好,训练正式开始了!”

总算有点上进了。
审神者望着手合部屋发呆思考。
这三天对他来说和三年差不多。
或者三百年更贴切。
“唔,我竟然开始期待他没堀川的第三天了。”

审神者哭笑不得。
就在第三天,和泉守提出了接任一天本丸的请求。
“什么意思?”
审神者不解。
“我是这样想的……”
五分钟后。
审神者沉思片刻,随后开口道:
“简而言之,就是你想通过我来观测堀川的行踪。”
“是。”
“我拒绝。”
“为什么?”
眼前这一个186cm的孩子沮丧地低下了头。
“你好像还挺委屈……”
“我没有!”
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审神者想到这笑出了声,心情瞬间明朗。
“那我给你个特权。”
和泉守萌生起了一丝希望。
“在堀川回来前一个小时可以掌控他的位置。”
和泉守的希望破灭了。
不过,还有一个小时。
可以一个小时前见到国广。

好——那就大干一场吧。
看这架势的确是要大干一场呢。

堀川回来前一个小时
“国广现在离开土方先生那了。”
“国广要回来了。”
“国广要回来了耶,主人。”
审神者倚在门旁,看着和泉守的神情举止。
这场面和他没来之前,一模一样啊。
“堀川,快回来吧。”
至少让和泉守体验一下……当时堀川等他的心情。

一个小时后
“兄弟,欢迎回来。”
“咔咔咔,兄弟,这次修行怎么样啊?”
“嗯!感觉自己成长了许多,变得更强了!”
“……恭喜。”
“既然回来了,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现在的实力吧!咔咔咔!”
“没问题!”
“话说回来,兼先生没和你们一起吗?”
“和泉守在主人房间……我刚路过的时候看到了。”
“啊!谢谢兄弟!那么我先去一下主人房间,先失陪了,一会见!”

“兼先生!”
“国广!欢迎回来!”
“兼先生,我不在的三天你过的好吗?照顾好自己了吗?”
“啊,这点事不用你在操心,我好歹也是个大人,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不愧是兼先生!”
审神者在角落旁笑出声。
把自己照顾的的确很好。
审神者回忆起歌仙的报告书。
第一天马当番和莺丸在外头喝茶,然后被萤丸的专属坐骑小云雀咬着后领摔进了马棚。
据说当时莺丸憋笑很痛苦,一边忍一边把和泉守拖了出来。
第二天天下太平。
第三天因为歌仙去远征了所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沙雕片段错过。
“主人,那我们先回去了。”
审神者从回忆中醒过来,含糊地嗯了一下。
今天的天气意外晴朗呢。

“兼先生,从今往后也请多指教了。”
“国广,彼此彼此。”

审神者开始期待他们两个以后的生活了。
三花打战神和三花极胁的日常。
可以说是甜到爆炸甜到升天甜到窒息了。

                                                        ————————End

一百年没有更文了
在草稿上写好的文都懒的打到手机上
我,八月前更篇土方组,有空在鲶骨日那天更篇鲶骨
[像你这种没有小粉丝的弱鸡写了东西也没人看的]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元素脑洞

含死亡黑暗元素
1.jk服+溺水
2.Lolita+触电
3.旗袍+上吊
4.魔女服+火刑
5.汉服+殴打致死
6.西装+鞭打
7.校服+跳楼
8.白衬衫+中箭
9.动物服装+枪杀
10.和服+刺杀
11.晚礼服+食物中毒
12.背带裤+绞刑
13.丝绸长裙+勒死
14.护士服+休克
15.短裙+车祸

原创老梗题


1.女汉子散下头发的那一刻在场男生全都震惊的时候
2.不良少女捡了路边的小猫温柔地说“别害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3.萌妹子撕下面具露出丑恶的嘴脸然后阴险狡诈地说“这才是我的真实面哦”
4.女学霸遭到校园暴力的时候被和自己关系不好的女学渣同学出手相救
5.平时班上最坚强的女生摆摆手擦着眼泪笑着说“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6.运动会的时候跑800米的女生突然猝死在操场上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她
7.被陷害说是考试作弊的女班长被迫退学的时候班上的男生都在欢呼
8.被强行带到厕所喝拖把水的女神绝望的表情
9.因为不小心超过三八线而被男同桌殴打的双马尾眼镜妹
10.班级拍毕业照的时候,讲台下多出来了一位不该存在的披发女生

【花丸梗】粟田口向【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下

已是深夜。
本丸里安静的不寻常。
皎洁的月光洒在藤四郎的房前。
屋里的短刀都安静地睡着。
一期一振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生怕惊醒了弟弟们。
看到了弟弟们熟睡的面庞和桌子上放着的日记,他既感动又心疼。
被等待是件痛苦的事呢。
一期悄悄地走进了弟弟们的房间,为他们整理好床铺后,把一样东西挂在桌上花瓶的一小枝樱花。
明天早上弟弟们醒来发现这个,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随后他转身离开,悄然离去。

第二天早晨。
第一个醒过来的药研,自行整理好了床铺

就在他准备叫醒其他兄弟的时候,无意间瞄了一眼桌子。
欸,这不是……
他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小心地把枝上的某个东西取了下来。
“噢,是铃铛啊,是谁的呢?”
药研将手中的铃铛翻过来——————
“这个刀纹是……一期哥?”
“一期……哥?”
睡的迷迷糊糊的平野和前田首先醒过来,问到。
“嗯,一期哥应该来了,你们看,这个铃铛。”
“!真的是一期哥啊!”
平野和前田开始叫醒其他兄弟,其他人的反应也和他们一样,揉揉惺忪的双眼,一边念叨着在哪呢在哪呢。
等到所有兄弟都意识到一期哥已经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欢呼了一声太棒了。
门口正站着一个白衣刀剑男子,望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转过头来,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丝欣慰的笑。
“一期一振吗……”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国永轻笑着看向樱花树的方向,下面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可别让弟弟们等急了呀。”

走出房间的时候,包丁还想着把包里的哪颗糖分给一期哥。
鲶尾还在思考怎样才能让一期哥愉快地听他讲马当番的趣事。
骨喰还想组织下自己的语言,讲一下大家最近的情况。
正在大家思索着如何和一期哥分享自己在这个本丸的日常时,厚突然指着一个方向说:“喂!大家快看!那不就是一期哥吗?”
樱花树下的那个人,不就是一期一振吗?
“一期哥————是你吗————?”
很快他们就听到了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因为距离的长远,显得声音变的空灵,缥缈。
“是我哦—————
【看来你们的愿望,风儿带给他了呢。】
“一期哥——————”
【若是见面,一定会有说不完的话吧】
的确是这样呢。
药研,鲶尾,骨喰随后跟了上来,他们都微笑地看着一期哥和弟弟们,没有向小孩子一样扑上去,但是他们三人很明白彼此之间的那种心情,一点也不亚于弟弟们,对一期哥的想念。
药研向前一步,对一期说:“大家都在等着你哦。”
一期望着樱花树。
“我知道,你们辛苦了。”
胁差双子相视一笑,也一起融入到了里面。
此刻远处本丸的走廊上,鸣狐看着这一切。
平时沉默寡言的他,此刻竟对身边的狐狸说:
“在一起真好。”
“是的呢,没有什么比在一起生活这种事更让人舒心的呢!是吧鸣狐!”
“嗯,很安心,也很幸福。”

从那天以后的粟田口,兄弟之间的感情更好了。
或许是一期一振的到来,或许是自我意识,或许是大家都在这个本丸里有了历练而成长了。

“等待与被等待,哪个更痛苦呢?”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大家能够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生活下去。
无需等待任何人,也无需被人等待,就已经很幸福了。
我们不必去追究问题的答案 。
我们都很喜欢彼此,关心着对方。
【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
“原下次樱花开放之时,永世不落,共赴浅梦。”
“且你我付诸一笑。”
                                                ——————End